— A-Cindy —

习惯

绝望的烤翅:

CP:moreid  


终于回家啦电脑我想你。送给群里新伙伴们的小日常~竟然真的被我吸去了群里真是太感谢了~!


【成人的童谣】




爱情是生命的盐。——约.谢菲尔德




   Reid实在很难忽视Morgan的视线,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特别是在刚结束了一个艰难又沉重的大案子之后,他本来只是想回家好好打开新买的西柚味浴盐洗个澡。


   谁也没告诉过他会发生这种情况。当他洗完出来——并且在只围了一条浴巾的情况下——Morgan会出现在他的房间里,坐在他的沙发上,看着他的破旧老电视。


   橄榄球比赛?饶了他吧。


   Reid坚信自己是个高科技不适者,他的电视和他母亲的年龄差不了十几年,它还没坏也算是个奇迹。Morgan握着同样破旧的遥控板,微笑着向他晃了晃手中的冰啤酒。   


   有些冰晶融化从啤酒罐上滴落进Reid的地毯,也许在途中它们也映出了可怜的地毯慌张的主人。


   这可不行。Reid想。


   虽然他给了Morgan自家的钥匙,但不代表对方可以这样不说一声就闯进来。Reid抓紧了浴巾,扫视了一圈。


   还好,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所有东西都跟上次Morgan来做客时差不多,不管是位置还是品相。


   Reid松了口气,走上前去接过了啤酒。他不怎么喜欢酒,但是显然他的搭档需要有人陪着一起喝。在坐在Morgan身边的那一刻他决定今天不会做一个好说话的人,只是对某些方面来说。


  “你…”


  “不冷吗?你该穿好衣服再出来,这不是第一次了。”Morgan打断了他,并把手抚上了他的背,在脊椎处缓慢的滑动。


   那只手掌上还有啤酒罐上的冰水,它们使得Reid瑟缩了一下脖子,然后奇怪的觉得热了起来。


   Reid只好灌了一口啤酒,在那种苦涩又香醇的味道在舌根泛开时,Morgan的手已经爬上了脖子,它使了点力气让Reid整个人靠的近了些。至少有三根手指在Reid的颈动脉处像弹奏钢琴般跳动,Reid无奈地放下了易拉罐扭头过去。


   他们对视了两秒,Morgan突然笑了笑,给了Reid一个只有十秒的吻。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Reid以为他已经完成了目的,所以自觉地拉开了他的手,往沙发的另一边退了半米。“我晚上得看书。”


    Morgan耸耸肩:“我不会打扰你。”


    不可能。Reid在心里愤怒的喊了一声。


   “对我来说最佳的学习时间就是晚上了,而且你知道,我只要开始看书,就什么都管不了。”


    Morgan指了指门口的两个塑料袋,带着些得意说:“我也不会让你饿死在这的。”


   “前提是你没让自己感冒发烧。”


    Morgan扯过沙发扶手上的外套,猛地罩上了Reid的头。


   “嘿!”


    Reid并不是不喜欢这样,外套上有Morgan的味道,混杂着清淡的香水味和肥皂味,还有相比之下显得浓重一点的酒味和…烟味?


   “你抽烟了?”他手忙脚乱的把自己好好地套进了外套,虽然还是没穿裤子和衬衫,但现在重要的不是那个。“为什么?”


     男人们抽烟是平常的事,但在Hotch的小组里却不怎么平常。Rossi只抽上等的雪茄,Hotch和Morgan只会在需要熬夜时极其偶尔地共享一盒烟很长时间,Reid则对二手烟厌恶至极,大概用枪指着他的头他才会拿起打火机。


    也许是啤酒的冷意麻痹了他的舌头,刚才接吻时他竟然没有察觉到。


   “你没忘的话,我们都忙了两个通宵。我洗了澡换了衣服才过来的,kid,你这是什么鼻子。”Morgan重新把Reid拉回了身边,他的手还是不安分,它们从后方钻进外套和浴巾之间的空隙里,摩挲着腰线。“你太瘦了。”


    Reid有点想骂人,即使他并不怎么会骂人。他怕痒,整个组都知道,不过在被Garcia整过一次之后或许这已经是整个BAU都知道的事情了。Morgan有时会这样,像是发泄压力一般,擅自把他圈进自己的领域里。虽然Morgan一向对他很柔和,但有些动作总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烟,酒,性。成年男人的最爱。


    Reid在这种时候尤其会怀疑自身,但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舒缓压力的方式就是来一场头脑风暴,看看书下下棋,哪怕是做一次拼字游戏,反正跟任何体力活动都没关系。用JJ的话说,那是高中生都不会干的事。


    一丝凉意窜进了双腿之间唤回了Reid的思维,Morgan的两只手都快进攻到浴巾下面了。浴巾被扯开了一个角,他们两都能从那个缝隙里隐约看到Morgan的小动作。Morgan正亲吻着他的耳后,有些硬质的夹克表面摩擦在Reid的腰间。他们贴得太紧了。


    Reid吓了一跳,但他没想好说什么,只能先按住那双该死的手。在这方面他没怎么反抗过,但是今天不行,他累得像条狗。


    出乎意料的是,Morgan这次很轻易的放过了他。


   “你累了吗?”Morgan抽回手,换了个从侧后方怀抱他的姿势,并且就着Reid的手喝了一口啤酒。


    Reid小心翼翼地点点头,他可不想说错一句话导致自己明天上班时在朋友们面前露出什么尴尬的破绽,比如坐下时发出怪叫,或者走在平地上摔倒。他确实是疲惫不堪了,办公室里再多的咖啡也挽救不了真正缺乏睡眠的人。


   “我也一样。我们都睡一会儿,然后再起来吃点东西。”Morgan站了起来,脱掉了夹克和长裤后,一把将Reid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破旧的老电视里仍在播放橄榄球赛,观众的欢呼声咒骂声和解说的炮弹式发言吵得Reid头晕。也许是低血压发作,在双脚踩上地毯的一瞬间他差点倒回沙发里。Morgan相当有预见性的揽住了他,那动作熟练得像是做了几百回。Reid没有觉得不好意思,他现在除了听Morgan的建议好好睡一觉之外没有其他想法。


   直到Morgan关了电视,扔掉了剩了一半的啤酒之后,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Reid才掐了自己一把。


   “难道你是专门来我家睡个午觉的?”


   “我有预感这会是个相当长的午觉,我相信我们都不会设闹钟的。”


   “…别担心…我的生物钟很准时。”


   幸好Morgan没有放任他睡眼惺忪地直接睡倒在地毯上。他像是小学的老师带领孩子们过马路一样牵着Reid回到了床上。


    Morgan帮他脱下了那件外套,又帮他穿上了短裤,在肌肤感受到熟悉的床铺后,Reid几乎是瞬间就睡了过去。在最后他只看到Morgan无可奈何的冲他摇了摇头。


    他们都很累了,这一点Morgan没有说谎。他钻进被子里,继续了沙发上的从背后怀抱的姿势,两个人只占据了床铺的一半,对此他很满意。




    Reid被食物的香味干扰了。他揉着眼睛看钟,五点二十六分左右,比他预计的生物钟起床时间足足早了三十四分钟二十几秒。


    他决定把这归咎于Morgan带来的影响,而不是他的生物钟出了问题。


    房间中的香味愈发浓烈了,Morgan出去时忘了关门,而厨房离卧室一点也不远。Reid静静地靠在门口站了一分钟,根据自己闻到和看到的做了结论。


    奶油牛肉汤,金枪鱼沙拉,橙汁三文鱼。


    Reid叹了口气。Morgan还是没有放弃刚开始交往时所谓的要把他养胖的承诺,Reid很羡慕也很感激可以想做什么都能做出什么来的恋人,但是他完全不觉得自己瘦到了需要这样吃高油脂食物的地步。


    对这种质疑Morgan一向都选择无视。


    Morgan发现了他,右手在那不怎么好看的围腰上抹了一把。


   “来尝尝汤。”


    Reid不是很情愿的走到炉灶上的大锅前,Morgan舀起一勺,先让自己尝了一口。


   “你要发誓你没有放香茅。”见他露出了满意的表情,Reid有些担心地说。“我宁可你放白糖。”


    Morgan瞪了他一眼,按住了他的肩膀吻他,顺便将已经不怎么滚烫的汤汁渡到了对方口中。


    “…”Reid对这样的调情方式大概永远习惯不了,在Morgan移开脑袋之后,他才想起了应该进行吞咽动作。


   “不会有人会在牛肉汤里放白糖的,kid.况且已经用奶油了。”Morgan却自然得不能更自然了,他看上去很认真地等待着评价,如果忽视他眼中的笑意的话:“怎么样?”


   “很好。和上次你做的蘑菇酱鹅肝比起来。”


    为了摆脱这种单向的尴尬,Reid不再理厨房里的人自行回到餐桌旁坐下。


    身处在平常家庭般的相处模式中Reid总是容易感到尴尬,因为他的童年并没有这样生活过,想必Morgan也一样。他习惯了一个人坐在窗前花几个小时看完好几本书,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下班之后有人会为他下厨晚上还要相拥而眠。但偶尔这种想法从心底冒出来的时候,他会看着Morgan的身影,提醒自己即使为一个人改变一些也并不是多坏的事。


    至少为一个自己爱的人改变不是什么坏事。


    在Morgan拿来盘子和叉子时,Reid用确保第二个人不会听见的声音轻笑一声,接过叉子的同时拉住了Morgan腰间围裙的细带。烤箱里的东西快要好了,Morgan低头疑惑地看着他。


   “我们最好速战速决。不管是晚餐还是什么。”Reid坐在那,拉低了Morgan的脖子,“因为我晚上真的要看书。”


    Morgan大笑着将他的头按向胸口,在烤箱响起“叮”的一声前吻了他的额头。




     





评论
热度(88)
  1. A-Cindy绝望的烤翅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4-18

88 绝望的烤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