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indy —

【CM】【Moreid】Belated Christmas 迟到的圣诞节

EchoPsycho:

一发完结,HE。


真的没有太太产量么,我要饿死了。


我是想写无脑甜来着的。


查了百度发现“露易丝”不是“Louis”是“Lewis”。


弃权:文中所有角色都不属于我。


 


 


Belated Christmas 迟到的圣诞节


 


迟到就不用说了。无非又是一个案子。


 


平安夜的前一天一行人登机起航飞往纽约。除了JJ。Hotch盯着她下班,进车库,上车,回家。她理应享受一个完整的圣诞。假期自然是没有其他职业的人那么长,但从平安夜一直到Boxing Day是应当保证的。


 


Garcia则在众人的授意下给Hotch订了一张平安夜下午的回程机票——当然是订完了才告诉他——届时无论案子是否解决,他都得飞回家,毕竟Garcia刷的是他的信用卡。


 


当晚全组通宵。到了第二天下午,距离那架小型客机起飞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嫌疑人已经锁定,但他从三个月前就如同消失了一样,几乎查不到任何行迹。Garcia在Quantico的小房间里拍键盘,纽约警局的众人翻阅着有关此人的所有书面记录,简单分析后再给Garcia指个方向——Garcia表示BAU真的需要不止一个技术人员才能有效接受几位侧写师的信息轰炸。


 


Reid一目十行的同时没有忘了提醒Hotch去赶飞机。Hotch皱着眉从文件里抬头,露出一个’Oh come on’的表情,还没来得及真的开口说什么,手中的文件已经被Rossi接过去了。Morgan,Lewis 同样盯着他。


 


“我送你去机场?”Morgan扯起嘴角,用一个没什么疑问语气的疑问句表达了催促。


 


Hotch叹了口气:“我打车去就可以了。有什么新情况立刻打电话告诉我。”


 


“别担心,我们很快就会找到那个混球的。”Morgan摸出手机看了一眼,“Garcia给你叫的车五分钟之后在楼下等你。帮我祝Jack圣诞快乐。”


 


 


 


Hotch离开后Reid走神了几分钟——并且不是今天的第一次。今天他的状态完全脱离了圣诞节精神。他试图用敲击额头的方式和自己的脑神经元对话:拜托,我们正在办案,看在圣诞节的份上,帮个忙。


 


当然其余人对他的所谓“状况不佳”全然不知。毕竟四倍速监控和六倍速监控对他们没什么不同。


 


或许他能知道——或许Morgan能知道。Reid隐约觉得Morgan投来的眼神和自己走神的时机存在某种联系。


 


因为他们本来是有可能一起度过这个圣诞节的——不是在这个警察署里,当然。


 


Diana表示这个圣诞自己不想再看到早就成年的儿子围着自己转,并且疗养院的圣诞活动看上去挺好的——Reid问过了她的主治医师,觉得更大的可能是母亲不想让自己看到她站在台上唱傻兮兮的圣诞歌。无论如何,他尊重她的意见。他有不止一种方法可以拿到当晚的录像带。


 


Reid不介意自己度过圣诞。但不得不说,Morgan邀请他和自己一家过圣诞的时候,他还是挺动心的。


 


Morgan和Reid之间的关系很难描述。如果他们只是普通的在一间酒吧里遇见,交谈,留下手机号然后再次见面,那么目前他们应该是彼此的“date”。但他们之间毕竟没有这么简单,除了分享休息日和假期,不出意外,工作日也是天天见面。在此之前,Reid并没有觉得多么别扭——除了性这个部分,目前他还做不到像Morgan那么坦荡——他们相互吸引,相互慰藉,这和工作并不冲突。


 


但是圣诞节——圣诞节啊。其内涵不必多说。Reid知道,在中国,当双方开始计划结婚的时候,就会在春节的时候把对方带回家,给父母过目。他不自觉的将这个习俗和自己的现状作比较。想到这里,和Morgan一家度过圣诞的计划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了。


 


 


 


最终,留在纽约警察署的Rossi,Lewis,Reid和Morgan全部错过圣诞节。期间他们首先突袭了一家仓库,到达时,仓库后门的车辙印还是新鲜的。嫌疑人离开不过十分钟。连Reid都小声骂了一句。然后是登记在嫌疑人父亲名下的一栋小木屋,但是显然他现在并没有度假的闲心。最后,天佑美利坚,有位经济拮据的老太太打进热线电话,说在自己租住的公寓里似乎有这么一个人,昨天傍晚急急忙忙的租下一间就入住了,交钱的时候因为比墙上贴出的标价贵了五美元和管理员吵翻了天。这个黑色头发南部口音后颈有块疤的人和电视上滚动播出的嫌疑犯照片很像。


 


Morgan一脚踩下油门向那栋公寓冲去的时候,脑子里除了想着“狗娘养的你最好哪也别去待在公寓里等着给那三个受害者偿命”以外,还有很小很小的一点私心:这次一定要抓到人。已经是圣诞节的第二天下午,他只能期望今晚能吃上一顿得体的晚餐。上帝啊他们叫的外卖都是些什么啊,Reid根本没怎么吃就放下了,再折腾一两天胃病又得犯了。


 


这点私心一闪而过。我们是工作中的专业人士啊,拜托。


 


 


 


敲了敲502的门,屋里传出的声音犹如惊弓之鸟:“谁啊?”


 


“煤气公司。”Morgan的声音赖洋洋的,像个刚从圣诞夜的美梦中醒来,不情不愿的加班的管道工人。屋里传来一声暴躁的“滚”,Morgan握紧了手里的枪,看了一眼身后的同事和特警们,“开门吧伙计,管道通了你我都好过个圣诞节不是?你以为我想啊,做完这单我就下班了。家里老婆孩子还等——”


 


们开了一条缝。


 


“我说滚你听不懂吗!滚回家陪你的老——操!”


 


Morgan瞅准时机一脚踹开了门,连同嫌疑人一起踹到了地上。那人骂娘的同时眼疾手快的掀倒了一张桌子阻碍警察的行动,爬起身冲进房间把自己锁了进去。


 


Oh, really? Reid心里都冒出了一丝无奈。这是五楼,他想跳下去的话,倒是给自己省了事,卧室里其他出路更是完全没有。他当初到底是怎么把自己隐藏的那么好的?还有枪,他那把作案时用的枪,现在在客厅的茶几上。除非他手里还有别的枪,否则他现在的威胁程度可是直线下降——和他的智商同步。


 


Morgan上前敲了敲门,例行公事的问他自首,得到了一串困兽的示威。Morgan看了一眼众人,颇有种“我能怎么办,我也不想伤害他”的意味,然后踹开门,举枪对准了屋内。


 


只是枪还没举稳,藏在门后的身影就闪了出来,一撬棍砸在Morgan的左肩上。剧痛传来,Morgan手一抖,却没忘记握紧了枪,男人见状再次举起撬棍对准了Morgan持枪的手。随后冲进屋的特警一枪击中了嫌疑人的手臂,扑上去将人按在地上。


 


 


 


“I saved BAU’s ass! ”开枪的那哥们儿回去后挥舞着小拳拳炫耀,并受到了礼遇。这么多年了,有几个特警在BAU面前刷过存在感啊。


 


 


 


Morgan也不情不愿的受到了照顾。回去的车是Reid开的,go bag是指示Rossi帮自己收的,还有Lewis的咖啡——虽然她帮其他所有人都买了一杯。他不得不承认,肩膀上挨那一下子是自己大意了,冲里面喊话的时候他就应该听出来嫌疑人是在门后头。但是真的蛮疼的,对方可没有手下留情。虽然没伤到骨头,但是肿起来一大块,左臂算是暂时废了。


 


 


 


但这不妨碍四人以最快的速度登上了回程的飞机。


 


 


 


起飞后Reid开始紧张起来。他和Morgan的圣诞计划显而易见是要泡汤了。所以下飞机之后,自己应该回家,叫个披萨外卖或者沿途买点别的什么,然后给母亲打个电话。哦,算了吧。Morgan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放过”这个词用的或许欠妥,对方的陪伴从未让自己难堪过。但出于对圣诞节的敏感,Reid对于Morgan将会做些什么来拯救这个圣诞节感到不安——拯救他们的圣诞。


 


口袋里震动的手机吓了Reid一跳——字面意思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在Rossi和Lewis显然也受到惊吓的眼神中,Reid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坐回去,并没有解释。是Morgan传来的简讯。怪不得刚刚只有他在笑。


 


“在Rossi开口邀请我们去他家聚餐之前,晚上有什么别的想法么?”


 


Reid思考了几秒钟,承认自己的大脑不太适合思考这种问题,选择放弃:


 


“不确定。”


 


“去你家然后叫个披萨?”


 


“我以为套路应该是‘去我家’什么的。”对方直白的要求侵入自己的领地让Reid不适了一下。但是——Reid出色的海马体提醒他——之前你自己在想什么来着?“不过今天我真的不想喝啤酒。”


 


过道那边响起一声微弱的震动。他几乎能想象得到Morgan嘴角扬起的弧度。


 


“没有酒精,我保证。”


 


Reid还没来得及将“OK”发出去,又有简讯传来。


 


“还有个问题。Rossi问起来的时候怎么说?”


 


13……14种较优解法。Reid又花了几秒进一步筛选。这一次他打字的动作又被打断了。


 


“实话实说怎么样?”


 


Wow……那第14种解法。确实也是一种解法,没错。解法建立在问题空间的基础上,所以无论如何他们今晚会待在一起了。和披萨。上一次Morgan还拎来了一打啤酒,Reid真的不是一杯倒,但是酒精会让他的睡眠质量下降,真的。虽然喝完酒会让人感觉昏昏沉沉……


 


好吧。他只是不想去思考这第14种解法。


 


Reid不敢说自己和Morgan的关系是个秘密。想想JJ和Will,那时他可是领头在背后八卦,内心的小人吹了无数个口哨喊了无数声阴吹思婷。所以现在他不能指望已经成为侧写师的JJ什么都看不出来。那么,“抱歉Rossi,今晚Morgan和我打算在我家叫个披萨看个电影什么的”的内涵就深刻多了。


 


第14种解法等于坦白。Reid能想象Rossi千回百转的一声“噢……”加上一个和蔼可亲的微笑。


 


他从未想过要得到什么结果。他也不觉得每段感情关系都要有一个怎样的结果。他以为Morgan也这么想。而坦白就像一个承诺。虽然现在大概是Morgan想要对自己做出承诺,他却也犹豫着不敢去接。


 


多么诱人,娇艳欲滴。成熟的。饱满的。等着他摘下。


 


然后在枝头熟透,被飞鸟啄食,变得残缺,最后腐烂,摔在地上。


 


然后被捧在手心,牙齿磕碰出清脆的响声,一口。一口。最后手一扬扔掉果核。


 


一只苹果。Reid以为它可以永远不成熟。


 


 


 


飞机快要降落了。


 


 


 


“Spencer,拜托,全飞机人都能听到我俩手机的震动声。”


 


Reid刚刚笑着读完这条新到达的简讯,Rossi就从自己的座位上探出了身子:


 


“大家,今晚有什么安排么?我那儿还有瓶好酒,本来是打算圣诞开的。我们可以叫上另外几个人在我家聚聚。”


 


“我没问题啊。”Lewis附和着。


 


“Hummmmm——抱歉Rossi,今晚Morgan和我打算在我家叫个披萨看个电影什么的。”Reid歉意的看向Rossi,捏紧了手里的手机。


 


Rossi楞了一下,很快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微笑:“噢……”


 


千回百转。


 


“抱歉,Dave。”Morgan说。


 


“不用抱歉,我的千层面不会觉得失望。我去问问Hotch他们。”Rossi笑了笑,感叹似的补充了一句:“What a night.”


 


 


 


当天晚些时候,Reid在自家门口接过双倍芝士加培根和香肠的薄底披萨。写到这里我好想吃披萨啊,叹气。Morgan在沙发上催促着他,电视上正在放着Doctor Who。


 


“Spencer,你要错过结尾了!”


 


“Rose亲了一下Micky然后跟着博士走了,这是唯一可能发生的剧情。”Reid放下披萨坐到了Morgan身边,“吻Micky倒不是必然,不过新版第一季第一集我以前看过。我记得你也看过。”


 


Morgan用能动的右手拿起一块披萨:“是啊。但是我不能原谅编剧给Rose和博士写了那么个结局。保证你不会拉着我看第二季。”他敏捷的张嘴接住了差点掉下来的一片培根。


 


“可是这也是唯一可能的剧情——我是说,不论如何Rose也不可能在Tardis里永远呆着。她会生老病死。让Captain Jack和博士有个好结局都更可能一些。”


 


Morgan一边吃那块披萨一边露出了一个“天哪你不会真的这么想吧”的表情。或许Captain Jack这个例子确实不怎么合适。


 


“或许现实里是这样吧。但是作为编剧,在电视剧里创造不可能,不是很棒么?”Morgan解决了手中的披萨,又拿起一片,递到Reid嘴边。


 


Reid没有拒绝,一口咬住,伸手接过,无言的消灭食物,眼睛盯着电视。吃完之后他舔了舔手指——舔完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已经养成了这种不卫生的习惯——这才开口:


 


“或者就像这样,只看第一季,别管编剧到底安排了什么结局。”


 


Morgan扯过餐巾纸,艰难的用右手擦干净右手,然后揽过Reid:“Now that’s my pretty genius.” 然后他侧过身在对方唇上落下一个吻:“Merry belated Christmas, pretty boy.”


 


“Merry Christmas, Derek.” Reid难得主动地回敬了一个吻,不轻不重,像在刚摘下的苹果上咬出一个浅浅的牙印那样。


 


 


 


What a night.


 


 


 


-Fin-


 


灵感来源:Everything Will Flow_Suede。这个歌名应该可以解释我想表达又因为力不从心没能表达的东西吧?


因为Morgan左手不能动所以后来他们究竟怎么【】了个爽——我本来想开车的来着。有机会补上。


 

评论
热度(55)
  1. A-CindyEchoPsych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