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indy —

『弓凛』CINDERELLA&CRYSTAL SHOES

     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梦想。

     梦想自己穿上魔法般的水晶鞋,一身华丽的晚礼服,缓缓踏入王子等待着的殿堂,与王子共舞一曲。

     梦幻般的气氛,迷住双眼,忘记周围的一切,享受这美好安宁的时刻。

     可灰姑娘却错过回家的时间。

     当午夜的大钟敲响,她立马清醒,意识到午夜魔法即将消失。

     挣脱王子的怀抱,飞快地奔向殿门,跑向南瓜车。

     可粗心的灰姑娘不小心落了一只小巧的水晶鞋,水晶鞋安静地躺在王子殿外铺满红毯的台阶上,闪闪发光。

     灰姑娘顾不得那么多,远去的南瓜车内,她微微探出头,发现王子正一动不动凝视着自己远去的方向,手里拿着自己丢失的那双水晶鞋,炯炯发亮。

      滴答,滴答。

      高塔上的大本钟随着时间转动着,见证了这童话般的时光。

      或许,这是上天赐予他们的缘分吧。

      因为,每个女孩心中,都住着一个秘密的小王国呢。

      



      早晨的阳光总是如此明媚。

      男人提着两大袋东西回到远坂宅邸,意外的发现铁门旁边的邮箱内有一封淡蓝的信封。

      他好奇地拿出随身携带的钥匙圈,找到开启邮箱的钥匙,取出那封信。

      随后,关上邮箱,将信封放入购物袋中,跨入家门。


      “咔嗞”,一双黑色的靴子准确无误的放进鞋柜,男人脱下厚重的大衣和红色的围巾,“凛,我回来了。”

       欢快的脚步声渐渐加重,还未来得及反应,一个温暖的躯体圈住自己的脖子,轻声说着“欢迎回来,Archer。”

      下一秒,男人反应过来女孩的不正常行为,皱了皱眉,随口问了一句“凛,你又把闹钟给弄——失灵了?”

      “怎么可能!”大小姐炸毛的大吼着,顺手提起一袋子,放在餐桌上,翻找着什么。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凛,你在找什么?”看着被女孩凌乱的翻找过的狼藉,他又皱了皱眉。

         “那个,Archer,你今天早上有没有看到一封信——谢谢!”女孩说着说着男人从另一个购物袋中拿出,递给身旁的人儿。

         好吧,其实我很好奇那封信里面写了什么。

         但是男人装作没兴趣的样子,“凛,信里面写了什么?”

         然后,女孩默不作声地从信封里头抽出两张小巧的邀请函。

         <冬木2015年年末庆典舞会——致Emiya夫妇>

         OK,OK,舞会是吧。

         等等,舞会?!

         正准备洗菜的男人转身正要拿起篮子装的胡萝卜,看见女孩惊呆的表情,立马放下篮子用干净的抹布随意擦了擦手上的水渍,抽掉女孩手里的东西,仔细一看。

         庆典舞会——时间为12月31日——请务必准时到达——冬木市市政协委员会。

         “原来就是个舞会把我们家大小姐震住了——嗯哼——”

         不等自家男人说完迅速抢走邀请函,红着脸,组织着语言。

         远坂家大小姐立马联想到前几年的某场舞会,被露薇娅彻彻底底的嘲讽后从此发誓永远不参加任何舞会的毒誓,今天,却要打破,一想就不甘心,可不计后果的开始永远都会以失败收场。

         震静一点,远坂凛,你骨骼惊奇,异常天才,怎么可能因为这点破事就击垮你所有的自信和成功。

        啊啊啊啊,可是现实不容许放纵自我啊!!!

        看着在一旁独自发飙的女孩,男人叹了口气说,“没什么不好的啊凛,大不了今年我陪你去嘛,如果非去不可的话——”

        “没错!是非去不可!作为掌管冬木十多年的人怎么可能不去!可是一想到当年的悲剧即将又要发生——啊啊啊啊!!!我要崩溃了!!!”

         好吧,就是当时舞会上那混蛋臭小子趁我没来在家里打扫时,邀请凛共舞时不小心才上她华丽的大红裙——悲剧就发生了。裙子连着的拉链猛地“嗞——”,白皙凝脂般的香肩裸露在温暖的空气中,寂静般的气氛,所有人凝视着这个红衣女孩——狼狈却倍显媚态——一阵低吟的感叹使得女孩脸上的红晕更加分外妖娆,而身边的男人却没有要脱去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的思想,气的她又羞又愤的离开现场,跨出大门的那一瞬间,一个惊悚得意的笑容荡漾起她一身的鸡皮疙瘩。

         “士郎~我们共舞一曲好不好~人家是露薇娅啦~”

          为此,回到家的凛被正端着一壶热乎乎的红茶出来的时候发现,满眼泪水止不住的狂流,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一路狂奔回来的,忘记冷风的刮痕,忘记路人差异的眼光,猛然扑向男人温暖的怀抱。

          就好像所有委屈和不堪得到了宣泄,畅快淋漓的用泪水浸湿男人的黑衬衫。

          那一晚,成就了远坂凛不堪回首的黑历史,也成就了Archer的心愿。

         衣衫褴褛的女孩和衣冠不整的男人,相互凝视,然后吻上。

         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起来裸着娇小的身子裹着随手从地上拿起的衬衫,红着脸囔囔着要对刚被吵醒的男人实施“酷刑”。

         然后厕所惊现两条红杠杠,医院,孕妇超市,孕妇营养奶粉,孕妇装,妇产科,第一次接生自己可爱的Baby的喜悦之情。

         恩,已经过了一年半了。

         现在一家子过着平静安定的生活,打打闹闹,温馨感动。

         小公主依旧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熟睡着,并没有因为老妈的嘶吼而惊醒哭闹。真乖。

         所以,回忆结束,该解决下眼下的问题的严重性?

         男人费力抱起在地上翻来覆去的女人,半哄半骗将她放进软软的沙发上。

        一抬头就看见萌萌哒的小脸蛋和水汪汪的大眼睛,其实已经看了很多年了拜托遇到这种事情卖萌没用好不好我可爱的凛?

        男人抚了抚额,“那么,我陪你去逛街买晚礼服然后当你的舞伴——你别认错人就好,我和那混小子不是同一个人。”

        凛终于认输,非要去的话,这个办法倒是不错。

        今天的阳光依旧明朗呢~


        晚上的街区一片热闹,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庆。

        大手握着小手,一步一步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不时有人投来羡慕的目光。

        大本钟依旧攀在高大的钟楼上,滴答,滴答,不停旋转。

        似乎等待着舞会的开始。

        走过车站,瞥了一眼。

        属于灰姑娘的奇妙舞会——CINDERELLA&CRYSTAL SHOES

        恩,只是一个普通无聊寻找“王子”的游戏而已。

        然而,神秘的女巫安静地等待着,那个属于这个华丽的舞会的灰姑娘,来到自己身旁。



        其实,并不是所有礼服都是这世界上最美的。

        爱人用心挑选的,才是值得一生回味的记忆。

        凛小心翼翼的走出试衣间,淡蓝色的长裙裹着那副美好的身躯,透明的水晶鞋套着那双白皙的小脚上,晶莹剔透,犹如公主。

        连店员都忍不住惊呼她的美丽。

        他的凛,这一刻真美。

        打断店员走神的双眼,愉快的结了账。

 

        天上下起了淡淡的雪花,装点着冬天美丽的面纱。

        只能选择乘坐公交回家了。

        一路灯火通明照亮着整个黑夜,经过某个站台时,发现一则广告。

        低低浅笑,环住身旁累极了的熟睡的人儿。

        这一夜还很长。



         那一天,宏伟的宫殿外聚集了许许多多名媛、高层人士和富商的车马,热闹,耀眼。

         舞会即将开始,所有人穿戴整齐,庄严的走进会场,等待着拥有魔法的音乐响起。

        就在这时,殿门被缓缓打开。

        一阵惊呼和惊讶传遍整个会场。

       白天鹅般的颈脖上挂着一条红宝石项链,一身淡蓝色的长裙礼服印衬着犹若凝脂的肌肤,一双透明发光的水晶鞋踏下铺着红毯的台阶的那一刻——

       他的灰姑娘,即将来临到身边。

       深情一望,将旁边桌上玻璃瓶中装着的其中一只玫瑰掰下,衔在齿中,优雅地走向犹如公主般的女人,随机微倾身躯,缓缓伸出右手。

       “这位美丽的女士,可否赏脸与我共舞一曲?”

       “哦,这位优雅的男士,感激不尽。”

       午夜的魔法开启,犹如幻境的美梦进入这辉煌的殿堂之内,造就了多少人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刻。

       神秘的南瓜车停在殿门口,并非等待着魔法消失那一刻离去,而是等待着一对俪影互相挽着踏上回家的旅程。

        每个女孩心中最美的梦想,就在这绚丽梦幻的夜晚,尽情绽放。

        王子捡到水晶鞋,在灰姑娘的家中找到挚爱的喜悦。

        这就是这个童话故事的结尾。

        凝结成无数的愿望。

        找到属于自己真正的王子,共度一生。

                                                                              END

                                                                                      



        


     



        


      


评论
热度(27)